留守孩子的心事,远方的父母知道吗?

来源: 巴中日报  时间: 2019-08-15 17:13:14
 
  “我知道爸爸妈妈辛苦了,我想拥抱他们。”“我不想和爸妈打电话,不晓得说啥子。”“爷爷婆婆太偏心,我不开心。”……这些孩子们深埋在心底的情绪,远在异乡打拼的父母们可曾知晓?8月8日,四川省教育基金会启动2019年“童聚计划”夏令营活动,我市10名通过层层筛选的留守学生,将赴广东和爸爸妈妈小聚,感受父母不易的工作、生活环境。临行之际,本报记者对这10名学生进行了采访,倾听他们的心声,或许对家长和学校能带来更多的深思。
 
李鑫怡的背包中装了不少书
 
  李鑫怡 不喜欢“留守学生”这个称呼
 
  见到11岁的李鑫怡时,她在市教育局的会议室里埋头看书。即将参加教育部门组织的“童聚计划”,去广东看望务工的父母,她带了《窗边的小豆豆》《王子与贫儿》《快乐暑假》等5本厚厚的书,她说自己喜欢读书。
 
  李鑫怡是平昌县泥龙小学五·四班的班长。“我一岁多起就被父母留在老家,两岁多的弟弟在几个月大的时候也留在了家里。”李鑫怡说,父母在深圳打工,过年才回来。
 
  虽然爸爸妈妈长期不在身边,却排在她最喜欢的3个人之列,还有一个则是无话不谈的闺蜜。妈妈经常会买课外书邮寄回来。“我原先不喜欢读书。三年级暑假去广东,妈妈逼着我看书,慢慢就喜欢上了。一年多时间看了几十本,写作大有长进。”虽然成绩在200多人的年级里已经排名前六,但李鑫怡仍有些失落,“因为妈妈说了,年级前三才给我买平板电脑。”
 
  ……
 
  采访终了,李鑫怡说:“我是留守学生,但我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好像天生缺了啥子似的。我希望别人叫我‘同学’就行了。”
 
  朱虹宇 最想一家人出去耍
 
  刚刚过去的一个月,12岁的朱虹宇暑假并不愉快。已经从通江诺水河中心小学毕业的他,在家做了3套、45份试卷。“卷子做得人烦,真难熬。”自小在河边长大的他水性自然好,但是暑假经常涨洪水不能下河,这又减少了他一个乐趣。
 
  “爸爸妈妈在广东一个铁路施工段务工,爸爸当司机,妈妈在食堂煮饭。”朱虹宇自小留守在老家,和爷爷婆婆一起生活,姐姐在通江涪阳中学读高中,他的童年生活无忧无虑。“除了每天在规定时间里学习之外,其余时间爷爷婆婆不会管我,反正有什么耍什么。”朱虹宇说,平时在学校住校,喜欢打篮球和乒乓球,日子也过得挺快的,成绩还马马虎虎,在班上能保持在前十。
 
  虽然看起来和其他孩子没有什么不同,但朱虹宇的内心觉得只有春节爸爸妈妈回家的那段时间才是自己想要的,他唯一的心愿,就是能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与父母在一起,能够一家人出去耍。
 
  李明杰 留守的独子对亲情“缺感觉”
 
  12岁的李明杰是家中独子,父母一直在广东东莞的工厂务工。问及和父母分开多少年了,他说:“都忘了。”再问看着别的同学和父母一起会不会羡慕,他直接回答:“没感觉。”
 
  刚刚从巴州区鼎山镇果敢小学六年级毕业的李明杰看起来有点腼腆,话语不多,似乎也不愿意过多谈及父母。他说自己一般每周和父母打一次电话,“说不了几句话就挂了,有事儿说事,说完了就没说的了。”李明杰说,平时和爷爷婆婆在一起,他也经常做家务,但是和他们也没啥可交流的。没事时看看电视,再找几个小伙伴一起玩。他还喜欢看书,《鲁宾逊漂流记》《汤姆索菲亚历险记》等书籍经常让他寻找到不一样的乐趣。
 
  在学校里,李明杰的表现很活跃,不但成绩稳定在班级前五,还十分乐意帮助同学,参加班级活动,是学校的三好学生。但只要一回到家里,他又恢复了内向中带一丝腼腆的状态。

  王志润 想当一名乒乓球运动员
 
  王志润是一名来自恩阳兴隆小学的小男孩。出生在广东的他,两岁时回到老家由外婆抚养。5岁时母亲从广东回乡创业,父亲则继续在广东省台山市打工。
 
  爸爸虽然远,但仍每隔两个月回来一次。“上次回来是六月底左右。他有时会打电话给我,有一次一周打了四回电话,问我最近的生活。”
 
  王志润是一个活泼懂事的孩子,他会在妈妈忙碌的时候主动煮饭,有时还会和妈妈一起干一些简单的农活。住校自己料理自己的生活,学习成绩良好,与老师同学和睦相处。王志润说,他是遗传了他爸妈的脾气,平时很温柔,但一旦有人惹了他,也会很生气。
 
  在课外时间,王志润喜欢运动,最喜欢打乒乓球。当问及他的梦想时,王志润露出笑容,眼光闪耀:“我以后想当一名乒乓球运动员,参加各种乒乓球比赛,登上最高领奖台,为国争光。”
 
  张博 想和父母一起逛超市
 
  个子高高的,白白瘦瘦,有点腼腆的张博,是来自通江县平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
 
  张博的父母在他1岁多时就外出到广东工作,他与正在巴中读高一的姐姐从小在舅舅家生活。“我还有一个堂姐和堂弟,我们年龄相仿,相处很好,舅舅也把我照顾得很好,非常关心我。”张博十分感激他的舅舅。
 
  张博每天都会回舅舅家。父母虽然都不在身边,但他们隔一周都会打电话关心张博的生活和学习成绩。每当张博有愉快或难受的事情时,他也会主动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妈妈很温柔,很少凶我,爸爸也很酷。”张博抿着嘴笑了笑。
 
  张博是一个喜爱运动的人,他也热爱学习、尊敬老师、团结同学。每天放学后,张博都会约着和朋友一起去打篮球,梦想着以后当一名体育运动员。
 
  这次的广东之行,张博十分期待,“上次和爸爸妈妈见面都是一年前了。”“我想和爸爸妈妈一起去逛超市,想和他们一起生活。”张博说,爸爸妈妈在外打工非常辛苦,想对他们说一声:辛苦了!
 
  何秀林 想和爸爸妈妈去海洋乐园
 
  初见何秀林,她穿着漂亮的花裙子,眼睛大大的,闪着光,却有一丝害羞。
 
  何秀林是来自南江县正直小学的一名三年级学生,她的父母都在深圳打工,父亲是一名电工。
 
  何秀林出生在深圳,6岁以前都生活在深圳,如今她与弟弟在爷爷婆婆家生活,爷爷每周给的生活费,何秀林只花很少的一部分,剩下的都还给爷爷。“我和爷爷婆婆感情很深,他们不偏心,对我很好。”
 
  何秀林在班上担任纪律委员,学习成绩不错,最喜欢语文。“爸爸妈妈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关心我的学习,有时候会聊上半个小时。”谈及爸爸妈妈,何秀林有点高兴。
 
  面对这次的广东之行,何秀林十分兴奋,在等待期间还不断询问何时出发,是否能见到自己的父母。“我想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海洋乐园玩。”
 
  赵建均 想和爸爸妈妈去游乐场
 
  一双小手整齐地放在膝盖上,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这个男孩叫赵建均,11岁,生活在恩阳区渔溪镇,就读于渔溪中心小学五年级。父母在广东务工,每年春节才能回来短暂相聚一个月,平时与爷爷奶奶还有10岁的妹妹生活在一起。
 
  平日里因爷爷奶奶忙于农活,在假期中,赵建均就会承担起一家人的一日三餐。“我就想让爷爷奶奶在地里忙完后,能回家吃上热腾腾的饭菜。”这是赵建均的想法。虽然与父母只有过年时才能见面,但他一直牢记父母的话:“好好学习,听爷爷奶奶的话,照顾好妹妹。”
 
  “我最喜欢踢足球,想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赵建均一脸骄傲地说。课外活动常常能看到他奔跑在足球场上,不仅如此,他各科的成绩也很优秀。
 
  平常和爸爸妈妈只能通过视频和电话才能说说话,这次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去看望爸爸妈妈,赵建均感到非常欣喜:“我最想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游乐场玩一整天,想去玩海盗船、云霄飞车。”
 
  孙文杰 最想给父母一个拥抱
 
  “等见到父母,我一定会给他们一个拥抱,对他们说:我想你们了!”这是身高1米65、年仅12岁的孙文杰的心愿。
 
  孙文杰来自巴州区清江镇塘坝村,就读于巴州区光耀小学六年级,父母在广东番禺区务工,姐姐今年考上了四川电影学院,家里还有67岁的奶奶,孙文杰平时住校,周末就回去看奶奶。
 
  春节短短十几天却是孙文杰最开心的时候,可以和父母一起逛街、买年货。“我最喜欢的玩具就是魔方,那是爸爸去年回家带给我的,四阶魔方我不到一分钟就可以解出来。”说起魔方,他一脸笑容,笑容里有对这个成绩的自豪,也有魔方是爸爸送的喜悦。
 
  孙文杰从小就特别喜欢数学,认为数学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科,他也喜欢阅读各类书籍,最喜欢科技类的,想长大以后成为一名科学家,为国家作贡献。
 
坐得笔直的李绪轩
 
  李绪轩 希望妈妈能好好休息一下
 
  李绪轩是来自南江县石滩乡九义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妈妈在广东佛山市一家鞋厂上班,姐姐在湖南长沙读大学,放假才回家,平日里李绪轩就和72岁的爷爷生活在一起。
 
  李绪轩是一名优秀的学生,担任班长一职,还是学校的护旗手。“我是一个‘小书虫’,喜欢在书的世界里行走,看看昆虫的生活,看看太空世界。”
 
  李绪轩最爱的是家人,他说,虽然姐姐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但姐姐每次回家都会给他带很多礼物和零食,还给他辅导作业。在李绪轩看来,妈妈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爸爸因故去世,妈妈独自撑起了这个家。对两姐弟的教育倾注了很多心血,真的很辛苦。
 
  “我想长大以后让妈妈什么事也不用干,每天就养养花、逛逛街,好好休息,这些年她真的很辛苦!”11岁的李绪轩懂事地说。
 
  王鈦平 想和爸爸妈妈去看看水乡
 
  谈及最期待爸爸妈妈送给他的礼物是什么,他说:“每年过年父母都会给我买新衣服,还有吃的,我都很开心,只要是他们送的都好。”来自平昌粉壁小学六年级的王鈦平说,不需要父母买很多礼物,只要和父母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礼物。因父母都在广东东莞务工,王鈦平平日里都是和74岁的爷爷生活在一起。
 
  问起和父母怎么联系,王鈦平说:“以前是通过视频来联系,用爷爷的智能手机。但由于爷爷外出打工,现在就只能用电话联系了。”
 
  “去年春节我们约定好去驷马水乡旅游,但因为爸爸妈妈有事,最终没有去成。我到现在都还有一点遗憾。”王鈦平说,“现在的心愿就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旅游,去水乡看看。”
 
  延伸

  留守学生所缺失的,正是教育不能给予的
 
  “树苗再浇水,没有阳光怎能茁壮成长?”“留守学生其实都想得到父母的爱,这是学校教育所无法给予的。”在采访中,多位一线教师和教育专家表示,虽然我市非常重视留守学生的关心关爱工作,但是父母陪伴教育的缺位,是学校教育无法完成的,这将带来留守学生在心理上、性格上、成长中的多方面影响。
 
  “爷爷奶奶虽然关心孙儿,但哪有娃儿不想父母的?哪有娃儿不想得到父母的爱?”恩阳区兴隆小学四·二班班主任陈艳介绍,她班上30多名学生,三分之二是留守学生。独立、自主、动手能力强是这些学生的共同优点,但也有更多的现实问题。
 
  “留守学生的特征就是隔代教育,对于乡镇、农村的爷爷奶奶们来说,有的看似心细,其实也粗心,比如在保障基本的生活之外,对教育的支持力度有所缺失,有的老人给孩子买作业本都不愿意。”陈艳说,加上爷爷奶奶对孩子精神需求的忽视,很容易造成物质、精神双方面的缺失。“孩子长期与父母分开,距离产生不了美。老师们经常主动为留守学生和父母进行电话和视频连线,但是很多孩子压根不愿意和父母说话。”
 
  “俗话说,‘哪里缺失的哪里补。’但留守学生缺乏的是亲情、是父母的陪伴,是现有学校教育无法解决的。”市贫困学生救助中心主任王志国说,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的陪伴作用无可替代。现有的学生资助、救助虽然尽可能向留守学生群体倾斜,但学校教育很难化解学生心理上、精神上的需求和渴望,容易使学生产生胆怯、懦弱、宠溺等不良后果,需要父母们花更多的心思在孩子身上。实在没有条件陪伴孩子的,应该在日常多关心、多往来、多交心。(谭茜 赵妍 陈杨)
 
 

页面功能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阜阳文明网 清远文明网 米易文明网 武隆文明网 北京怀柔文明网 仁化文明网 铜陵文明网 温州文明网 成都文明网 东兴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