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江县退休老法官薛正易一生保持党员本色,让奉献和担当成为习惯——平凡岗位上诠释信仰

来源: 巴中日报  时间: 2019-06-19 10:55:36
薛正易近照
 
  86岁的薛正易虽然脑溢血偏瘫近20年,但仍然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言谈之间透着干练。在采访的三个小时中,老人始终坐得笔直,就像他的这一生,处事刚正不阿、工作兢兢业业。
 
  眼前的这位老人,41年的工作经历中,获全国先进2次、省先进3次、地区先进2次、县先进4次。可老人却说:“这些荣誉都属于党和人民,我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好组织交给我的任务。”
 
  从教书先生到书记员、秘书干事、会计、统计员、档案员、民庭庭长…薛正易老人数十年如一日,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不变的是,他始终在平凡的岗位上,执着地守望着一名普通共产党员的梦想和使命。
 
  为工作,不能为父亲送终成为一生遗憾
 
  “红军来通江的那年,我出生了。我本是旧社会贫苦人家的懵懂孩童,是党教育我、引领我,给我知识,使我成长。”1933年出生的薛正易,只上过8年私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从一名教书匠成了通江县浴溪乡政府的一名文书,1956年10月调任通江县人民法院,开始和法律打交道直至退休。
 
  原来只教过书的薛正易,对党政工作一窍不通。为了干好本职工作,他利用休息时间学习、看书,向同事请教,把待过的每一个岗位都做到行业内的极致。
 
  拿档案工作来说,薛正易刚做档案员时,积压了7年的档案都没有整理过,全都捆成一卷,年代、门类混合在一起,一卷打开后,一个档案里夹杂着好几个人的资料。薛正易说,在他不眠不休地熬了两个多月后,终于整理好了3933件档案,彻底改变了“有案无号,有号无卷”的历史遗留问题。
 
  小事、琐事,只要涉及到党和人民的利益,薛正易都当成大事办。不仅如此,当个人利益与党和人民利益发生冲突时,他毅然选择了牺牲个人利益。
 
  1957年4月,薛正易和同事一起清理积案,正忙得不可开交之际,家里人捎来口信,说父亲病重,母亲跌伤,刚生下大儿子的妻子奶水不足,孩子夜夜啼哭,半大的猪也得了病,奄奄一息。“那时没法走,我走了,这么多年的积案清理进度就跟不上,会影响党的威信,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薛正易说,他只好拜托带口信的人帮忙请医生、熬药。
 
  让他没想到的是,4天后,父亲竟撒手人寰。他强忍悲痛继续工作,直至一个月后积案清理结束,他才回了趟家,跪在父亲坟前请求原谅。“从父亲生病到突然离世、下葬,都是哥哥替我尽孝,这也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薛正易说,但他不后悔,在他看来,任何一名共产党员都会作同样的选择。
 
薛正易获得的奖状
 
  为群众,再难断的案子也要一查到底
 
  在善良的群众心里,薛正易有一颗世上最柔韧的侠心;而在犯罪分子那里,薛正易却有一张冰冷倔强的铁面。从1981年3月到1983年3月,薛正易兼任民庭庭长。
 
  这期间,薛正易的脚步走完通江县各地,就地办理民事案件96件,其中老大难案件77件,开创了民事审判工作“四多五少”(即就地审结多、调解多、已执行案件多,判决的少、上诉少、未执行案件少、积案少和收案少)的新局面。
 
  “有两件老大难案件让我印象深刻,通过这两起案子,既维护了群众利益,和不正之风作斗争,也让基层百姓明白了懂法、学法的重要性。”薛正易回忆道。
 
  第一起案件发生在1982年,薛正易收到一份特殊的诉状,是当时沙溪区胜利乡村民伏朝明状告胜利乡公安员何朝远借房不还,诉状却是从铁溪区长坪乡寄过来的。原来,何朝远利用职务之便,在1956年借伏朝明一间正房、半间转角,却坚决说是“土改复查”时政府分给他的,伏朝明一要房子就说他是“反攻倒算”,找人批斗他,以至于伏朝明15年都没要到房子,还挨了无数次打。为此,伏朝明便暗地到铁溪区长坪乡找姐姐伏朝位把诉状邮寄给县法院。
 
  “我接到这个案子时,感觉如果不查清事实真相,将有损国家法律尊严,也影响党群关系。我就同沙溪区干部冒着酷暑,步行70多里,四处找当地干部群众调查真相。”薛正易介绍,当时辖区法院都不敢接这个案子,一是事实难查清,二是怕引火烧身。“但我不怕,我是共产党的干部,再难查的案子都要一查到底,还群众一个真相。”
 
  经过走访,查实“土改复查”时期何朝远并非胜利乡人,也就证明不可能是政府分给他的房子。取得证据后,薛正易依法办事,伏朝明终于要回了自己的房子。
 
  另一起案件跨越时间长达21年,原告是芝苞乡赵坤德诉谢光明借3间房不还,1957年借,1962年要时,谢光明却说是买的。加上谢光明的大舅子郭少尧是村支书,利用职权之便,郭少尧找了10个村民作证是买的。“当时沙溪区法庭接到诉状后,陷入两难,没有头绪,以至于案子一拖就拖了21年。”薛正易说,在巡回办案中,他听说这起离奇的案子后,连夜看完了卷宗,终于找到漏洞,10个证人都没有说清什么时候买的房子,多少钱买的。随后他和其他两名同事分头找到还活着的8名证人求证,大家都说是郭少尧要求他们这样说的。查清后,薛正易就地开庭审判,郭少尧还当场耍把戏,又让5个村民作证,薛正易立马宣布暂时休庭,请工作人员分头去核实,证明是假证。
 
  “郭少尧的行为太嚣张了,不能纵容这种损害群众利益的事情发生。”薛正易说,复庭后,他宣布郭少尧作假证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要拘留7日,罚款200元。郭少尧当场承认是借不是买,请求从宽处理。后经过调解后,赵坤德拿回了自己的房子。
 
  从青葱小伙告状告到头生白发,赵坤德终于等来了正义的审判。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再三拉着薛正易,要留他吃饭,还悄悄买来一条烟送给薛正易,被薛正易严词拒绝:“共产党的干部不收群众的一分一毫!”
 
  为后代,他手写家规家训教导子女一生跟党走
 
  “我是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党指向哪里,我就奔向哪里,个人利益、想法都不重要。对子孙后代,我没有什么家产留给他们,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人生经验和他们分享,只是一直告诫他们‘一生跟党走’。”薛正易说,他这一生都很平凡,常常懊恼对党和人民的贡献太小,最大的回报就是:办过的案子能得到受害者的一句好话。
 
  在薛正易的家里,有两本手写的书,主要记录族谱、重要历史事件和长辈传下来的家规家训。
 
  “我母亲留给我‘教育子女、勤劳做人、节俭持家’三条家规,我记在了笔记本首页,希望能传给后代。”薛正易说,家规家训对子女的教育从来没有停止,“宽是害、严是爱,不管不教要变坏”。做人要勤劳,“懒惰懒惰、挨饿受冻”;生活则要节俭,“丰年不忘灾年苦,饱时不忘饿时饥”。
 
  老人一生有一儿两女,小女儿薛玉华继承衣钵,在通江县法院从事案件执行工作。“从小父亲就告诉我们要‘一生跟党走’,连我的小名都叫继红,意思是继承红军精神。”薛玉华说,父亲当法官的这么多年,手写了工作“十不准”和“十个一样”,比如不准找当事人办事,对干部、工人、农民、商人一样热情接待……这些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都是一种规范。
 
  在平时的案件执行工作中,薛玉华继承了父亲的做事风格,对犯罪行为坚决制止。去年,在某村下达执行通知书时,被执行人拒不执行,态度强势,薛玉华和同事死死按住被执行人,强行带到法院,依法拘留9天。“我们做执行工作,一年要办两三百件案子,如果不依法办事、公正无私,将损害申请执行人的利益。”薛玉华说。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奋斗。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老人时刻关心国家大事,每天必看《新闻联播》。他说,突发脑溢血时,迟一秒都已经不在人世,是先进的医疗技术救回他的生命。所以,这一生,无论是政治生命还是肉体生命,都是党赋予的。如今的年轻人有知识、有文化、有信仰,国家一天比一天强。“可以说,如今每一天的中国,都是五千年来最辉煌的一天!”(何欢)
 
 

页面功能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荣成文明网 琼海文明网 临汾文明网 北京朝阳文明网 滁州文明网 辽宁文明网 伊春文明网 四川文明网 大庆文明网 上海文明网